有很多朋友找不到池清浅创作的穿越重生小说,今天必发365赌场小编为书友们发福利啦,快来必发365赌场免费阅读醉相思,还能在线阅读醉相思哦,更多好看热门小说资源尽在必发365赌场!

阅读《醉相思》全文方法。

关注微信公众号【鹦鹉看书】在对话框内回复:醉相思 马上获取全文!

《醉相思》小说简介

《浮生难酿相思酒》痴心八年,却等来你战死沙场,衣冠埋土。

丧服披麻,竟偶遇君风光娶妻,送入洞房!

《醉相思》章节试读

阿黛只觉周身寒冷,冻彻入骨。

她望着台阶上的男人,拥着身旁他娇美的世子妃,也不知道是这画面太刺目,还是今日的阳光太刺眼,眼睛像是有针在扎一般刺痛。

她缓缓蹲下身,抱着那她曾日赶夜赶缝制的衣服,手攥得衣服满是褶皱。

他允诺缪水清,捧她为掌中宝,不叫她受半分委屈! “阿黛,我没什么大本事,但我发誓以后绝不会叫你受半分委屈!” “阿黛,别怕,以后谁敢伤害你,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!” “阿黛,救命之恩,无以为报,我以身相许,好不好?” “阿黛,我想娶你,与你共度一生,平平淡淡,快快乐乐。”

“阿黛,等我们成亲后,就生一堆娃娃,男孩我教他们酿酒,女孩儿你便教她们绣花如何?” “阿黛,……” “阿黛,……” 曾经的甜言蜜语,海誓山盟,还言犹在耳。

阿黛一句都没有忘。

可是眼前的男人,不仅忘得一干二净,还又将那些承诺许给了另一个女人! 所谓伤害,不过是那些长在心上最最重要的人,才最能让人遍体鳞伤 火焰顺着秋风,迎面冲来。

阿黛将衣服扔进火盆里,看着火将那些衣服慢慢吞噬,仿佛她的心也受着烈火的炙烤一般难受。

他怎可如此无情? 他怎可如此狠心? 让她亲手烧掉,她亲手缝制的衣服? 他可知,这四年来,一千多个日日夜夜,她对他的思念和爱,全都只能寄在这每一件衣服,每一针脚上? 她只希望,他穿在身上时,能够知道她还听话地在家等着他;能够让他感觉温暖的时候,就像他们曾经拥抱的时候一样;能够知道她每一天每一晚都在想他…… 他不知道! 他什么都不知道! 或许,他从来都不屑于知道! 至始至终,只有她像个傻瓜,痴痴地想,痴痴地念,痴痴地缝着,痴痴地等着他…… 最终,她还是没有忍得住,眼泪垂落。

滴在那衣服上,晕开一朵水色的花,很快又消失在火中。

扔完最后一件衣服,看着最后一片衣角被烧成灰烬,阿黛的手像是被施了魔咒,木然地垂在两侧,动弹不得。

好像那些年,为他赶制衣服针刺进指尖的痛意,在这一瞬间,如潮水般涌来,将她整个淹没。

火势渐歇,尘埃灰烬。

阿黛抬起头,望着居高临下的男人,“回世子,奴婢处理好了。”

是的,她处理好了。

他们曾经的种种,就像这些衣物,一盆火,化为乌有。

这是重逢以来,她第一次唤他为世子,在他面前自称奴婢。

如同一种身份的天差地别,也从此泾渭分明。

是夜。

“世子呢?” 轻衣替缪水清宽衣,“回世子妃,世子说近来朝堂事务较多,今晚便歇在书房了。”

“是嘛?”缪水清懒懒地应了一句。

坐到梳妆镜前,由轻衣替她解开发髻,突然想起,“那个丑陋的贱婢在何处?” “她啊。

赶回房里去了。”

轻衣回答。

“你且去查一查她。”

闻言,轻衣满脸疑惑,“小姐?你是说她?” “瞧世子爷对她那嫌恶的态度,小姐不用……” “你懂什么?”缪水清突然沉下颜色。

就因为云战对那贱婢太过嫌恶,已经两次要赶她出府。

虽然云战素来待人冷傲严苛,但却从未针对过任何一个人,何况是一个小小的粗使贱婢。

这其中,必有蹊跷!

第六章 遭人陷害等处罚

不出三日,院子里菊花怒放。

看得缪水清一阵欢喜。

于是她书了一封帖子,邀来了她闺中密友一同赏菊。

本来这种场合,阿黛想来是用不着她的,便去到后院洗衣裳去了。

谁知轻衣特意到后院将她叫了过去,说是缪水清吩咐她去沏茶,然后送去院子。

阿黛愣了愣,惊愕地望着轻衣,“轻衣姐姐,我这副样子,恐会吓着世子妃的贵客,不如……” “叫你去就去,哪里那般废话!”轻衣沉脸呵斥,“还不赶快!” 没有法子,阿黛只好讷讷点头,“好,我这就去。”

她端着茶去院子,把茶放到了院中的石桌上,低头推开。

却不妨被轻衣叫住,“干什么去,还不奉茶?” “哦。”

阿黛复而回去,将茶递给那位贵家小姐,“小姐,请用茶。”

“哎呀!”那贵家小姐惊叫了一声,满脸惊恐嫌恶,“哪里来的丑八怪!” 阿黛眼眸低垂,抿唇未语,端起另一杯茶,奉给缪水清。

却刚好。

“你别这么说,她……啊!”缪水清一边说话,一边朝阿黛伸过手来,刚好手打翻了阿黛递过去的热茶,一声尖叫。

饶是阿黛眼疾地收回手,热茶大数浇在她的手上,也不可避免地溅到缪水清的手上。

“水清?”贵家小姐一把推开阿黛,上前捧起缪水清的手查看,随即转过头,恶狠狠地瞪向被推倒在地的阿黛,“你知道水清的手多珍贵吗?” “她的手,是用来为皇后娘娘抚琴的手!而你……竟然故意将热茶故意倒在她的手上,居心何在?!” 故意? 阿黛惊愕瞪大双眸,刚想开口说她没有。

却听见贵家小姐已经发话,“来人啊!给我废了她的双手!” 不给他任何的反应和解释,贵家小姐已经转过头去,心疼地问,“水清怎么样?疼不疼?” 同时又责备轻衣,“还愣着作甚?还不去请大夫!” 阿黛看着缪水清那白皙手上的几颗小小的红点,自己的手背一阵麻木。

“出了何事?” 一道冷然的声音从门口处传来,阿黛望过去,即便她已经心底决定割断,可眼眶还是涩得发痛。

“世子爷你来得正好!”贵家小姐转过身,看到是云战,没有丝毫的露怯,反而愈加的气愤,指着阿黛便是告状,“你这府里的究竟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贱婢,长得丑陋吓人就不说了,你看看……” 说着便转身拉过缪水清的手,“你看看,水清的手都给她烫成什么样了?” 云战一听,立马三两步上前,握住缪水清的皓腕,拧眉,“大夫呢?怎么还没来?” “我没什么大碍的。”

缪水清低声抽回自己的手,然后把话题拉回正轨,“想来阿槐也不是有意的,世子你就不要罚她了。”

“她哪里不是有意的了?分明就是故意的!”贵家小姐死咬着阿黛不放。

闻言,云战转头看向阿黛,一双眸子蕴着风雪。